民风民俗

旱海龟盖

  长岭县城西南约二十华里的地方,有个漫圆形的沙坨,很像只大龟趴在那里,人称“旱海龟盖”。因龟俗名王八,所以又叫“王八盖子”。

  相传,很多年前,长岭一带是个内海。海内除有各种鱼虾外,还有个龟精。她能变成巨人,身高丈二,膀大腰圆,头似巴斗,巨齿獠牙十分凶恶吓人。经常兴风作浪,冲毁海边庄田,卷走四邻人畜……

  海边人民深受其害。于是,大家商定,选出百名身强力壮,又懂水性与武功的青壮年,驾着大船,下海扑捉龟精,以便除掉这祸害。经过几番激战,不仅没拿住龟精,反而死伤数十人,从而招来更大灾难。后来,只好与龟精谈判。龟精要求每年往海中送一对童男童女,他便不来扰害!乡民们无奈只好答应,从此每年都有一对儿童被抛入海中。一连几年,虽无水害,可是海边的村民,几乎家家受害。

  这天,轮到海西刘家村送童男,按顺序应该刘好善把独生子送去。刘好善夫妻,心地善良,平时修桥补路,敬老怜贫,见人有难,主动相帮,因此,人送美名-----刘好善。他三十岁时才生一子,人们都说他是修好积德得来的。好善中年得子,爱如掌上明珠,给孩子取名刘继先。

  这天地保已来催送,继先娘一把拉住死活不放,正在哭叫吵嚷时,突然走来一个身着白衣的英俊青年。来到好善跟前跪下说:“恩公请勿悲伤,小人今奉师命,前来除此龟精,以报小兄弟救命之恩!今天就不用送童男童女了”。好善扶起青年让他坐下,仔细一看并不认识,青年微笑着说:“恩公您忘了,三年前,我被一猎人捉住,遇上您和小兄弟,小兄弟见我可怜非要将我买下。您花了五快银元从猎人手中买下我。小兄弟抱我回家,他精心照料,治好了我被打断的翅膀,直到会飞,他才把我送到野外,将我放飞。我就是小白鹰啊”!

  好善、继先一听说他是小白鹰,想起了往事,又惊又喜。继先走过来拉住年轻人的手亲热地说:“大哥,你的情意兄弟领了,可是龟精十分凶恶,我怎忍心叫你去冒险呢!再说,万一你治不住它,海边的相亲又要受害了!所以还是叫我......”

  青年说:“兄弟,你放心吧,我这三年已在普陀山南海大师那里学了一身武艺,这次是奉师命来除龟精的”!

  好善与继先又怕大虎不成,反来伤人,不但没保全自己,又给大家招来祸殃。争执半天,最后用船送继先下海,诱龟精出来,而小白鹰则趁机除妖。去时从两个方向去,如果不成,龟精也不会怪罪乡民。于是继先与小白鹰分从西、南两方向乘船下海。

  龟精等得正不耐烦,出水张望,见西面来一小船,船头站一白胖儿童,他急忙扑过去,就要吞食。只见这而童从腰里抽出一把短刀,跳入大海,用刀砍来,他不由一愣。这时小白鹰手持宝剑,从天而降,一剑刺中龟精背膀。龟精受伤,更加凶狠,举铜锤向小白鹰打去,二人战在一块。小白鹰招招精奇,龟精负伤,血流如注,腿上又被继先砍了一刀。龟精一见不好,张开血盆大口,“哇”的一声,喷出水来,当时大海波浪翻滚。小白鹰取出一个葫芦打开盖扔入海里,海水立即被吸干了。龟精现出原形,趴在海底不能动了。小白鹰取出一条铁链,穿过龟精的琵琶骨,将它锁在礁石上,然后,手拉着继先,二人走上岸来,人们欢声雷动。

  天长日久,龟精便饿死在旱海中,肌肉风化了,剩下个龟壳,变成了沙丘。据说,“旱海龟盖”这个小沙丘,就是龟精壳变成的。

(责任编辑: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