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风民俗

“万半拉子”的传说

  长岭县巨宝山镇西南,有个叫小坝山的屯。民国时期在东北赫赫有名的万福林督军,就出生在这里。当地人都叫他“万半拉子”。提起万半拉子来,当地还流传着他少年时的几个故事哩!

  “万半拉子”的由来

  万家祖籍直隶(现河北省)宁河县官庄,在其曾祖万金时候,便由关内迁居长春,至其祖父万治富时,才迁到小坝山定居。到其父万祥成家立业时已是清末。由于国家外遭列强吞并,内受官宦盘剥,万家也和多数农民一样,家境日趋贫困。其父早起晚归忙于耕作,交完赋税,所余甚微,全家不得温饱。所以,万福林十岁时便给本屯财主邓家扛活,开妈放牛羊,到十五、六岁就下半拉地。由于从小扛活,劳累过重,长到十八、九岁,仍是身小力薄,干不了整人活,仍做半拉子,从此,万半拉子这个名就叫开了。

  其父万祥,因家境艰难,忧劳成疾,不久便死去了。死后买不起棺材,也没有坟莹地,只好求乡亲们在后岗坡上打个墓子(即挖坟坑),乡亲们因天寒地冻,不好挖土。万家又供不起饭,他们便将个甘草坑扩展一下,便算打了墓子。

  第二天,万半拉子用秫秸帘子将其父尸体卷上送往坟地。刚刚走到坟坑边,两只野鸡从坑中飞起,有人故意奚落万半拉子说:“凤凰不落无宝之地,万半拉子你家的坟地可占上宝地了!今后你该当大官了!”后来万半拉子在黑龙江省当上了督军,有人竟说万家的坟地真的落过凤凰!甚至还有人说:“如果不姓万,就能出一大批官。”

  
福林当兵

  万福林给吕生围子屯大户吕家扛活时,因连年灾害,土匪四起,当地一些乡绅共议成立联庄会,每个有财势的人家,都要出一人一枪一马。吕家恐其子弟有危险便央及万福林替其应役(万、吕两家是姑表亲)。福林早就厌弃抗半拉子活了,便满口答应了。这天,他骑马背枪到农新社联庄会报道。联庄会的首领是当过土匪头子的汪希文与李成贵,见万福林身材瘦小,故意刁难说:“万半拉子你替别人当兵,可得过三关,过不了三关我们不要!”万福林说:“你们是看我不行吗?那就请你们考吧!”

  第一关是骑烈马。汪希文叫马弁把他的大菊花青马牵来,就问:“你敢骑这匹马吗?”“敢!”万福林爽快的回答。结果缰绳,这马鬃尾乱炸,扬蹄嘶鸣。汪希文说:“给他备上鞍子让他骑,不过摔死我可不偿命!”万福林不示弱地说:“不备鞍子我也能骑,不过累坏了你的马我可不赔!”汪说:“好,一言为定!”

  万福林抓住马的鬃毛,轻轻一跃骑上马背,开始这马竖蹄子,趵蹶子,乱蹦乱跳,万福林两腿一夹,用缰绳头猛抽两下,这马象箭一般在茫茫的草原上奔驰起来,约一个时辰,这马浑身是汗跑了回来,万福林从马背上轻轻跃下,大家都用惊奇的眼光望着他。汪希文说:“这一关算你过去了!”他哪里知道万福林在放牛放马时早就练出了骑烈马的功夫。

  第二关是试胆量。头上顶个碗,站在百步远的地方,别人用枪把碗打落。万福林说:“这有何难!”他们拿碗,万福林却拿个小茶杯顶在头上面,面对射击者站在远处。由于碗换成了杯,叫谁打谁也不敢打,最后只好游汪希文打了一枪。

  第三关是考智谋。汪希文叫人端来一碗水,对万福林说:“你要是想办法叫别人把水喝了,就算你智谋高。”万福林想了想说:“汪会长,你已把话挑明,那谁还能喝这碗水!不过我有个特殊的能力,谁要是能把水喝下去,我就能让他吐出来,我让他吐几口,他就得吐几口!”汪希文摇头不信,万福林说可当场试验。汪希文叫马弁把水喝下去,要万福林说吐几口,万福林笑着说:“吐水的事以后再说吧,这碗水可是喝下去了!”大家这才恍然大悟,都很称赞他的机智。

  不久联庄会在汪、李策划下拉出为匪,活动在扶余、前郭、农安一带,发展到一百三十多人。这时在郑家屯驻防的吴俊生派人来招降,他们便降在吴的部下。汪、李二人被任命正副连长,万福林则当了什长(相当班长)。从此,开始了戎马生涯。

(责任编辑: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