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风民俗

太平山的由来

  有年秋天,胡子四起,南北头的几家有钱户把世合胜烧锅当成靠山,搬进烧锅院里住,谁知一宿功夫,老七点和大生字胡子三四百人就把烧锅围了个风雨不透。两天也没攻进去,第三天东南晌午了,赵四打头的在院心忽然看见一个身穿一身青裤褂,白净面,雪白胡子的老头。赵老四觉得奇怪,冲他问:“有胡子咋还闲溜达?”那老头冲他一笑说:“胡子来怕个啥,胡子进不来,一会就该逃了。”赵四打头的半信半疑,朝白胡子老头看了半天问:“你姓啥?”老头不慌不忙地说:“我姓古-----月。”说完后,在院里转了一阵不见了。

  到响午的时候,围在院外的胡子真的都逃了。两伙胡子都往西面奔卢家屯,临走还绑走了刘老四。胡子着急忙慌逃了,大伙心里都纳闷。不少人都说外面的胡子从外面看见院里调来了白马队,满院都是,不计其数,胡子哪敢再打世合盛?

  就在这两伙胡子刚逃不一会儿,管事的韩老四,还有姓黄的,就问赵四打头的,问明白事由,琢磨来琢磨去,觉得这古月字。认为这又是狐仙显灵,就召集大小管事的,买了高香纸马去世狐仙堂上供。也怪,从打那以后,四处胡子那么多也没再来,在乱八地的日子里,也有了太平日,从那时候起,这里就改名为太平山。

(责任编辑:)